種族平等名言精選內容在PTT、Dcard、FB粉專的網友最新推薦以及評價討論大公開

在熱度網列表中整理了包含種族平等名言的熱門影片跟討論,有36篇Facebook的貼文內容,其中有陳其邁 Chen Chi-Mai、US Taiwan Watch: 美國台灣觀測站、粘拔的幸福碎碎念、《州警夫人克萊兒》華盛頓生活、吳怡萱等,共有1126位網友參與留言討論,有5則IG的照片貼文,包含了有嚐試調酒 Cocktail Home等,同時還有9篇留言的反饋,這些都會是網友討論與注意的種族平等名言有關!另外還有關於種族平等英文的相關影片還有種族平等的各種內容以及種族平等名言的相關資訊這些都可以在這個種族平等名言的列表清單中。

瀏覽更多網友們參與討論與知道的種族平等名言是什麼內容吧:

陳其邁 Chen Chi-Mai
2019年4月15日
熱度指數:6202
按讚數:5944
留言數:176


你知道嗎?今天是羅賓森日。

1947年4月15日,傑基・羅賓森(Jackie Robinson)代表布魯克林道奇隊,作為美國職棒大聯盟第一位非裔球員,首度在大聯盟比賽登場。在種族隔離的年代,羅賓森用6次明星賽出場、一枚世界大賽冠軍戒指、最佳新人獎的成績,突破社會對他的攻擊,啟發六零年代的民權運動。他的背號「42」,自 2009年起,每年的4月15日「羅賓森日」,大聯盟球員都會穿上42號球衣紀念他。

羅賓森的父親是佃農,拋棄家庭出走,靠著母親兼職好幾份工作,養大包括他在內的五個小孩。羅賓森曾誤入歧途加入幫派,也一度中斷學業從軍;最終因優異的運動天賦,獲得道奇隊的青睞,與他簽約。

當時道奇隊總裁Branch Rickey,和羅賓森有過一段對話。Rickey問他在未來遭到歧視待遇時,是否能夠忍住不再被激怒?羅賓遜質疑「難道你想找的是不敢抵抗的黑人嗎?」瑞奇回說,他需要的是「有足夠勇氣承受這些待遇,而不被激怒上鉤的黑人選手。」

進入道奇的羅賓森,面臨許多白人球員的敵意,例如隊友威脅離隊;鎮守一壘,跑者用腳踩傷他;站上打擊區,投手投頭部觸身球;球迷噓聲不斷;3K黨更是放話要槍殺他。

羅賓森用實力擊退惡意。有一次道奇與費城人交手,費城人總教練用盡一切言語羞辱羅賓森,但最後羅賓森不但擊出安打,還跑回致勝分。69年後的2016年,費城人隊向羅賓森正式致歉。

道奇資深播報員Vin Scully回憶一段往事,有一次他和羅賓森去滑雪,在這之前,羅賓森從來沒有滑過雪,然而他依然向Scully提出挑戰。Scully認為,這就是羅賓森之所以能夠成為傳奇,「即便眼前一片未知,還是要勇於挑戰自己」。

無論是球場還是國家,無論是膚色還是種族,平等都是我們努力追求的目標;有了平等的權利,我們才能自由地追求自己的人生。

現在的道奇球場,擺放著羅賓森的銅像,刻著他的名言:

「如果生命沒有對他人造成正面影響,便不重要。」

「我不在乎你喜不喜歡我,我只在乎你有沒有把我當成『人』來尊重。」

「如果我們沒有獲得全體的自由,那整個美國就沒有人是自由的。」

無論是球場還是國家,無論是膚色還是種族,平等都是我們努力追求的目標;有了平等的權利,我們才能自由地追求自己的人生。

#傳奇42號
#大聯盟最後一位42號是MarianoRivera
#自由與平等都不是與生俱來而是爭取
#王柏融與陽岱鋼也正在日本聯盟打拼
#陳其邁

圖片來源:http://bit.ly/2XjuqiZ

陳其邁 Chen Chi-Mai
2019年4月15日
熱度指數:6200
按讚數:0
留言數:200


你知道嗎?今天是羅賓森日。

1947年4月15日,傑基・羅賓森(Jackie Robinson)代表布魯克林道奇隊,作為美國職棒大聯盟第一位非裔球員,首度在大聯盟比賽登場。在種族隔離的年代,羅賓森用6次明星賽出場、一枚世界大賽冠軍戒指、最佳新人獎的成績,突破社會對他的攻擊,啟發六零年代的民權運動。他的背號「42」,自 2009年起,每年的4月15日「羅賓森日」,大聯盟球員都會穿上42號球衣紀念他。

羅賓森的父親是佃農,拋棄家庭出走,靠著母親兼職好幾份工作,養大包括他在內的五個小孩。羅賓森曾誤入歧途加入幫派,也一度中斷學業從軍;最終因優異的運動天賦,獲得道奇隊的青睞,與他簽約。

當時道奇隊總裁Branch Rickey,和羅賓森有過一段對話。Rickey問他在未來遭到歧視待遇時,是否能夠忍住不再被激怒?羅賓遜質疑「難道你想找的是不敢抵抗的黑人嗎?」瑞奇回說,他需要的是「有足夠勇氣承受這些待遇,而不被激怒上鉤的黑人選手。」

進入道奇的羅賓森,面臨許多白人球員的敵意,例如隊友威脅離隊;鎮守一壘,跑者用腳踩傷他;站上打擊區,投手投頭部觸身球;球迷噓聲不斷;3K黨更是放話要槍殺他。

羅賓森用實力擊退惡意。有一次道奇與費城人交手,費城人總教練用盡一切言語羞辱羅賓森,但最後羅賓森不但擊出安打,還跑回致勝分。69年後的2016年,費城人隊向羅賓森正式致歉。

道奇資深播報員Vin Scully回憶一段往事,有一次他和羅賓森去滑雪,在這之前,羅賓森從來沒有滑過雪,然而他依然向Scully提出挑戰。Scully認為,這就是羅賓森之所以能夠成為傳奇,「即便眼前一片未知,還是要勇於挑戰自己」。

無論是球場還是國家,無論是膚色還是種族,平等都是我們努力追求的目標;有了平等的權利,我們才能自由地追求自己的人生。

現在的道奇球場,擺放著羅賓森的銅像,刻著他的名言:

「如果生命沒有對他人造成正面影響,便不重要。」

「我不在乎你喜不喜歡我,我只在乎你有沒有把我當成『人』來尊重。」

「如果我們沒有獲得全體的自由,那整個美國就沒有人是自由的。」

無論是球場還是國家,無論是膚色還是種族,平等都是我們努力追求的目標;有了平等的權利,我們才能自由地追求自己的人生。

#傳奇42號
#大聯盟最後一位42號是MarianoRivera
#自由與平等都不是與生俱來而是爭取
#王柏融與陽岱鋼也正在日本聯盟打拼
#陳其邁

圖片來源:http://bit.ly/2XjuqiZ

US Taiwan Watch: 美國台灣觀測站
2020年6月2日
熱度指數:5816
按讚數:5388
留言數:557

【美國遍地烽火:我們該如何理解美國的種族不平等】
  
美國現在可說是「遍地烽火」,至少30個城市發生大規模示威、甚至是暴動,二十多個城市宣布實行宵禁,至少15州已啟動國民軍來維持秩序。
  
先講我們認為的重點:為什麼我們覺得台灣人特別需要在這個時候關注、理解美國現在全國性的「black lives matter,BLM」(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大爆發?道理很簡單,如果我們無法試著去理解他人所受的壓迫與苦難,又有什麼資格去要求別人來在乎我們的?更重要的是,這些事件對美國政局走向的影響深遠,對於各項外交政策議程影響也相當大,我們絕對必須要了解這樣的脈絡。台灣的對美關係是最重要的外交關係,所以了解美國社會當然是必要的功課。二分法或者過於簡化的論述是要避免的(例如:有些人支持川普是因為他對中國強硬,但我們不需要在他的國內政策與立場等方面直接全盤接收;又如,有些人覺得「反歧視」就是親中行為,事實上完全不是如此)。
  
這次的引爆點「又是」過去不斷上演的狀況。
  
上週一(25日),明尼蘇達州明尼亞波利斯市的一位白人警察,在逮捕非裔男子佛洛伊德(George Floyd)的過程中,將其壓頸8分多鐘導致其窒息而死。事件過程被清楚拍下公布上網。此事引發了許多地方大規模的集會示威,BLM的口號再度成為焦點。然而,各地卻開始出現抗議群眾攻擊警察或警察局,甚至出現許多搶劫商店的行為。時至週五,許多地方的狀況已經明顯失控。
 
*參考本站共同編輯的短文:https://pse.is/S8FGH
*分析這次事件近因、遠因、影響:https://pse.is/RJMTY
    
▍示威抗議爆發的近因
  
這次的事件之所以會快速延燒到全美各地,有幾個近期原因。
  
首先,最近有一連串非裔人士被不平等對待的新聞,都變成了全國焦點,例如非裔男子亞伯里(Ahmaud Arbery)在路上跑步,結果遭到兩名白人男性槍殺身亡,檢察官相隔兩個月,等到案發當時攝影畫面流出後,才在輿論壓力下逮捕嫌犯、展開調查(觀測站podcast第10集有談到);在3月時,黑人女子泰勒(Breonna Taylor)在自家公寓,三名白人警察以調查毒品交易為由,在沒有表明自己員警身份的情況下欲強行進入搜查,泰勒男友開槍示警,結果公寓遭三名警察開了20多槍回擊,泰勒身重8槍死亡;5/25才發生的,一位在紐約中央公園遛狗的白人女士庫珀(Amy Cooper),打電話給警察說一位非裔男子對其性命威脅,只因為對方請她把狗鏈栓好(美國許多公園都有規定,溜狗必須上鍊)。這幾個月來類似事件有不少,這些挑動種族之間敏感神經的事件,都成為了社群媒體上的最熱門討論話題。
  
在這些眾多造成此次全國性失控抗爭狀況的因素中,或許最具影響力且火上添油的,就是此次美國嚴重的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疫情。一方面是由於大家都待在家中,所以社群網路上的訊息比以往更容易引起矚目;另一方面,疫情對人們生活影響巨大,截至目前已超過四千萬人申報失業,經濟大受打擊,許多人的生活變得極度不穩定,而少數族群就是受創最深的一群人(黑人死亡率是白人的四倍)。封城兩個月之下,現在只是各種民怨一次爆發出來。
  
而警方在面對大規模群眾時的處置方式,也讓示威群眾整個激化。包括朝群眾發射催淚彈及橡膠子彈、警車衝撞群眾,還有在全國直播的狀況下,把CNN記者上銬帶走。示威遊行開始之後,除了原先和平集會的人群之外,也開始有各個群體在推波助瀾,其中包括各種極端主張的團體,例如無政府主義者(否定政府存在的正當性)、主張暴力抗爭的團體(如「反法西斯」的組織),當然也有想要趁火打劫的人們,甚至也有白人至上論者鼓動攻擊少數族群街區。
  
這些不同的群體呈現出的樣態很多元,絕對不能用二分法去概況,例如哪種族群就一定支持哪種主張。
  
川普總統在這當中的一連串推文也是讓民意更加兩極化的主要推手之一,例如不斷發文對示威者嗆聲,而且在推特上一開始似乎刻意地將「和平的集會」和「主張暴力手段的人」畫上等號,一直到6/1記者會才把兩者區分開來,但主張要出動軍隊去「鎮壓暴民」,用最嚴厲的手段對付暴力。他甚至還曾經發文對著示威群眾挑釁,說要「放狗」以及使用先進武器對付。當地的首長,包括華盛頓特區市長(民主黨籍)以及馬里蘭州州長(共和黨籍),都直白地叫總統說如果沒辦法安撫群眾,就不要再講話了。在週五的時候,白宮前面群眾聚集,川普還曾一度被帶到地下碉堡避難。事實上,從川普開始競選以及上任至今的各種言行,可以說是從來沒有把少數族群的權益放在優先位置,他從來不曾在意那些反對他的人們(例如這幾天的推文和記者會都在針對暴力行為,而沒有回應到少數族群們要求的司法正義。他甚至常常主動去煽動更多的對立情緒,這樣的作風可以說是「始終如一」。
  
在這樣的混亂狀況中,外來的資訊戰也開始活躍起來。美國參院情報委員會代理主席盧比歐(Marco Rubio)指出,推特上面有大量外來的異常訊息。中國很明顯地趁機大外宣,大力炒作美國比中國還要爛等風向。中國外交部華春瑩更是不斷發文諷刺美國,甚至引用佛洛伊德窒息死前苦苦哀求喊出的「I can’t breathe」來回應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譴責中國對港作為的文章,在道德感上可以說是毫無下限。今天(1日)還在推特上發了「all lives matter」(所有人的命都是命),試圖想要平復前一則爭議推文,殊不知,這個口號可是美國白人至上主義者的口號。不懂口號亂用就算了,如果all lives matter的話,那中國對於新疆、圖博?香港黑警?是不是該有所反省?目前可以看到社群平台上出現許多導往特定風向的文章,而類似的資訊戰,先前俄國也曾經大力介入過(https://pse.is/SHMQQ)。
  
我們談到這邊,並不是在講說種族問題「都是」外國勢力炒作。共和黨的盧比歐都已經清楚地講:「這些是我們本來就有的問題,但是國外勢力在見縫插針」。他也曾推文指出,「抗議群眾有和平示威的,也有刻意要製造混亂的,我們不能隨便就混為一談。」
  
  
▍遠因:深層難解的不平等
  
造成抗議行動一發不可收拾的遠因,當然是美國社會長久以來深層的族群不平等。黑人族群至今仍然在「幾乎所有」社會和經濟指標上面,都處在劣勢的位置。在司法程序當中的每一個步驟(例如路上臨檢,調查過程,羈押,審判),黑人群體在每一個環節都沒有受到平等的對待(參考Vox報導:http://tinyurl.com/yayvzwoc)。而且,黑人群眾在面對第一線執法者的時候,所面對的風險也是所有族群當中最高。
  
長期下來,非裔人們會出現對自己的身家性命以及人性尊嚴的強烈被剝奪感、以及對政治體制無法解決他們長期困境的憤怒,以及對這整套體制信任感的崩解(推薦這篇紐時報導的中英對照文章:美國黑人們的絕望。https://pse.is/RWEH7。另外,脫口秀主持人Trevor Noah的解釋也很值得聽:https://youtu.be/v4amCfVbA_c)
  
類似的大型全國示威,過去發生過很多次(例如2014 - 15時開始的black lives matter全國示威),但對於狀況的改善很有限。接下來的發展就得看後續政客們的回應、公民團體們的串連和行動策略。
  
  
▍接下來的發展影響
  
我們要注意以下幾個發展。
  
首先是動員的效果。當平權相關的抗爭規模愈大、影響的範圍愈廣時,更容易召喚出廣大的「一般群眾」,尤其是平常不怎麼有時間或興趣關心政治的人們。而他們最關心的議題,就是1960年代尼克森的名言「Law & Order」,川普也已經推了這則。對川普來說,示威抗議愈兇,反而對於召喚支持群眾更有利。
  
政治學已有許多研究討論,其實美國內部的歧視心態仍然非常普遍(https://pse.is/RG9MJ),而且在這些平權運動的過程,常引起更大的反作用力。這樣的反作用力就是近年來美國政治兩極化的主要來源。我們必須要理解政治人物們炒作「弱弱相殘」的邏輯(https://pse.is/Q667B),以及使用「民族主義」或者愛國主義語言去包裝對於平權價值的攻擊。
  
  
▍台灣人該怎麼看
  
最後我們想要花一點點篇幅來談談,美國的種族議題,對台灣人而言有什麼影響?為什麼我們要了解這些?
  
就以林書豪來說吧,很多人可能有注意到,他在疫情爆發以來做的事情,除了募款給醫護人員外,最常發聲的主題就是「反歧視」,例如反對使用川普說的「中國肺炎」來稱呼。林書豪因此被很多台灣人大罵「親中」,我們認為這是由於人們對美國政治的理解太少。
  
事實上,一般美國人可不像台灣人一樣知道中國的威脅是什麼,對他們來說,也沒有「對抗中國」的急迫性。然而,許多美國保守派人士(尤其白人至上論者),對少數族裔比較不友善,整個結構性的不平等也仍然存在。而許多自由派(liberal/progressive)價值觀的人們,為了減少歧視的現象,往往會比較要求「政治正確」,避免歧視用詞。在疫情期間有時就會主張要避免攻擊中國,他們的目的是要減少對「亞洲人」的歧視。林書豪的觀點就是其中的代表,而且不要忘記他是在加州這樣子自由派大本營長大的。反歧視是美國政治和社會的特別脈絡。他們反對攻擊中國不是出於國安和地緣政治上的理由,而是出於自身成長經驗。
  
我們要再次強調,台灣的人們在資訊接收方面,總是很難避免掉中國因素,更複雜的是,現在各種中國大外宣和「資訊戰」之下,我們看美國的方式也常常會受到中國方面訊息傳播的影響。中共官媒或者中國支持者的論述方式往往是把攻擊中共直接等同於攻擊中國人、亞洲人,然後叫大家不要歧視、不要「辱華」,而的確有些天真的美國人相信了中共的大外宣這套。(現在的大外宣則是刻意把美國的族群不平等問題拿來攻擊民主政治,試圖用「一樣爛」來掩蓋極權國家侵害人權的事實。)
  
然而,在美國訴求平權、反歧視,和所謂的親中與反中,根本沒有任何關聯。在美國的人們呼籲反歧視絕對是應該做的事,我們也必須要加入或者聲援這些反歧視的訴求。即使是覺得種族歧視問題離自己很遠的人們,也有必要去區分美國人的論述是在講什麼,以及要更加理解美國政治的走向。
  
台灣議題目前仍然是兩大黨共同支持的議題,這點可從幾個台灣相關法案都獲得壓倒性支持而通過來看。然而,當美國政界菁英們因為族群平等這樣的深層問題而激化對立的時候,我們更需要小心平衡意見的表達,避免被歸類到「種族主義者」那一邊。
   
   
✨ 支持獨立內容,贊助觀測站:https://pse.is/MG557
   
   
【 收聽 】
➤ SoundOn:https://pse.is/QSLXX
➤ Spotify:https://pse.is/RCQ2K
➤ Apple:https://pse.is/R2RXV
➤ Youtube:http://yt1.piee.pw/S43FG

粘拔的幸福碎碎念
2020年6月2日
熱度指數:993
按讚數:927
留言數:26


歷史證明很多次了,
右派治國不怕亂,他們通常在亂世中反而能連任。
但戰爭一結束馬上就……😆

【美國遍地烽火:我們該如何理解美國的種族不平等】
  
美國現在可說是「遍地烽火」,至少30個城市發生大規模示威、甚至是暴動,二十多個城市宣布實行宵禁,至少15州已啟動國民軍來維持秩序。
  
先講我們認為的重點:為什麼我們覺得台灣人特別需要在這個時候關注、理解美國現在全國性的「black lives matter,BLM」(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大爆發?道理很簡單,如果我們無法試著去理解他人所受的壓迫與苦難,又有什麼資格去要求別人來在乎我們的?更重要的是,這些事件對美國政局走向的影響深遠,對於各項外交政策議程影響也相當大,我們絕對必須要了解這樣的脈絡。台灣的對美關係是最重要的外交關係,所以了解美國社會當然是必要的功課。二分法或者過於簡化的論述是要避免的(例如:有些人支持川普是因為他對中國強硬,但我們不需要在他的國內政策與立場等方面直接全盤接收;又如,有些人覺得「反歧視」就是親中行為,事實上完全不是如此)。
  
這次的引爆點「又是」過去不斷上演的狀況。
  
上週一(25日),明尼蘇達州明尼亞波利斯市的一位白人警察,在逮捕非裔男子佛洛伊德(George Floyd)的過程中,將其壓頸8分多鐘導致其窒息而死。事件過程被清楚拍下公布上網。此事引發了許多地方大規模的集會示威,BLM的口號再度成為焦點。然而,各地卻開始出現抗議群眾攻擊警察或警察局,甚至出現許多搶劫商店的行為。時至週五,許多地方的狀況已經明顯失控。
 
*參考本站共同編輯的短文:https://pse.is/S8FGH
*分析這次事件近因、遠因、影響:https://pse.is/RJMTY
    
▍示威抗議爆發的近因
  
這次的事件之所以會快速延燒到全美各地,有幾個近期原因。
  
首先,最近有一連串非裔人士被不平等對待的新聞,都變成了全國焦點,例如非裔男子亞伯里(Ahmaud Arbery)在路上跑步,結果遭到兩名白人男性槍殺身亡,檢察官相隔兩個月,等到案發當時攝影畫面流出後,才在輿論壓力下逮捕嫌犯、展開調查(觀測站podcast第10集有談到);在3月時,黑人女子泰勒(Breonna Taylor)在自家公寓,三名白人警察以調查毒品交易為由,在沒有表明自己員警身份的情況下欲強行進入搜查,泰勒男友開槍示警,結果公寓遭三名警察開了20多槍回擊,泰勒身重8槍死亡;5/25才發生的,一位在紐約中央公園遛狗的白人女士庫珀(Amy Cooper),打電話給警察說一位非裔男子對其性命威脅,只因為對方請她把狗鏈栓好(美國許多公園都有規定,溜狗必須上鍊)。這幾個月來類似事件有不少,這些挑動種族之間敏感神經的事件,都成為了社群媒體上的最熱門討論話題。
  
在這些眾多造成此次全國性失控抗爭狀況的因素中,或許最具影響力且火上添油的,就是此次美國嚴重的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疫情。一方面是由於大家都待在家中,所以社群網路上的訊息比以往更容易引起矚目;另一方面,疫情對人們生活影響巨大,截至目前已超過四千萬人申報失業,經濟大受打擊,許多人的生活變得極度不穩定,而少數族群就是受創最深的一群人(黑人死亡率是白人的四倍)。封城兩個月之下,現在只是各種民怨一次爆發出來。
  
而警方在面對大規模群眾時的處置方式,也讓示威群眾整個激化。包括朝群眾發射催淚彈及橡膠子彈、警車衝撞群眾,還有在全國直播的狀況下,把CNN記者上銬帶走。示威遊行開始之後,除了原先和平集會的人群之外,也開始有各個群體在推波助瀾,其中包括各種極端主張的團體,例如無政府主義者(否定政府存在的正當性)、主張暴力抗爭的團體(如「反法西斯」的組織),當然也有想要趁火打劫的人們,甚至也有白人至上論者鼓動攻擊少數族群街區。
  
這些不同的群體呈現出的樣態很多元,絕對不能用二分法去概況,例如哪種族群就一定支持哪種主張。
  
川普總統在這當中的一連串推文也是讓民意更加兩極化的主要推手之一,例如不斷發文對示威者嗆聲,而且在推特上一開始似乎刻意地將「和平的集會」和「主張暴力手段的人」畫上等號,一直到6/1記者會才把兩者區分開來,但主張要出動軍隊去「鎮壓暴民」,用最嚴厲的手段對付暴力。他甚至還曾經發文對著示威群眾挑釁,說要「放狗」以及使用先進武器對付。當地的首長,包括華盛頓特區市長(民主黨籍)以及馬里蘭州州長(共和黨籍),都直白地叫總統說如果沒辦法安撫群眾,就不要再講話了。在週五的時候,白宮前面群眾聚集,川普還曾一度被帶到地下碉堡避難。事實上,從川普開始競選以及上任至今的各種言行,可以說是從來沒有把少數族群的權益放在優先位置,他從來不曾在意那些反對他的人們(例如這幾天的推文和記者會都在針對暴力行為,而沒有回應到少數族群們要求的司法正義。他甚至常常主動去煽動更多的對立情緒,這樣的作風可以說是「始終如一」。
  
在這樣的混亂狀況中,外來的資訊戰也開始活躍起來。美國參院情報委員會代理主席盧比歐(Marco Rubio)指出,推特上面有大量外來的異常訊息。中國很明顯地趁機大外宣,大力炒作美國比中國還要爛等風向。中國外交部華春瑩更是不斷發文諷刺美國,甚至引用佛洛伊德窒息死前苦苦哀求喊出的「I can’t breathe」來回應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譴責中國對港作為的文章,在道德感上可以說是毫無下限。今天(1日)還在推特上發了「all lives matter」(所有人的命都是命),試圖想要平復前一則爭議推文,殊不知,這個口號可是美國白人至上主義者的口號。不懂口號亂用就算了,如果all lives matter的話,那中國對於新疆、圖博?香港黑警?是不是該有所反省?目前可以看到社群平台上出現許多導往特定風向的文章,而類似的資訊戰,先前俄國也曾經大力介入過(https://pse.is/SHMQQ)。
  
我們談到這邊,並不是在講說種族問題「都是」外國勢力炒作。共和黨的盧比歐都已經清楚地講:「這些是我們本來就有的問題,但是國外勢力在見縫插針」。他也曾推文指出,「抗議群眾有和平示威的,也有刻意要製造混亂的,我們不能隨便就混為一談。」
  
  
▍遠因:深層難解的不平等
  
造成抗議行動一發不可收拾的遠因,當然是美國社會長久以來深層的族群不平等。黑人族群至今仍然在「幾乎所有」社會和經濟指標上面,都處在劣勢的位置。在司法程序當中的每一個步驟(例如路上臨檢,調查過程,羈押,審判),黑人群體在每一個環節都沒有受到平等的對待(參考Vox報導:http://tinyurl.com/yayvzwoc)。而且,黑人群眾在面對第一線執法者的時候,所面對的風險也是所有族群當中最高。
  
長期下來,非裔人們會出現對自己的身家性命以及人性尊嚴的強烈被剝奪感、以及對政治體制無法解決他們長期困境的憤怒,以及對這整套體制信任感的崩解(推薦這篇紐時報導的中英對照文章:美國黑人們的絕望。https://pse.is/RWEH7。另外,脫口秀主持人Trevor Noah的解釋也很值得聽:https://youtu.be/v4amCfVbA_c)
  
類似的大型全國示威,過去發生過很多次(例如2014 - 15時開始的black lives matter全國示威),但對於狀況的改善很有限。接下來的發展就得看後續政客們的回應、公民團體們的串連和行動策略。
  
  
▍接下來的發展影響
  
我們要注意以下幾個發展。
  
首先是動員的效果。當平權相關的抗爭規模愈大、影響的範圍愈廣時,更容易召喚出廣大的「一般群眾」,尤其是平常不怎麼有時間或興趣關心政治的人們。而他們最關心的議題,就是1960年代尼克森的名言「Law & Order」,川普也已經推了這則。對川普來說,示威抗議愈兇,反而對於召喚支持群眾更有利。
  
政治學已有許多研究討論,其實美國內部的歧視心態仍然非常普遍(https://pse.is/RG9MJ),而且在這些平權運動的過程,常引起更大的反作用力。這樣的反作用力就是近年來美國政治兩極化的主要來源。我們必須要理解政治人物們炒作「弱弱相殘」的邏輯(https://pse.is/Q667B),以及使用「民族主義」或者愛國主義語言去包裝對於平權價值的攻擊。
  
  
▍台灣人該怎麼看
  
最後我們想要花一點點篇幅來談談,美國的種族議題,對台灣人而言有什麼影響?為什麼我們要了解這些?
  
就以林書豪來說吧,很多人可能有注意到,他在疫情爆發以來做的事情,除了募款給醫護人員外,最常發聲的主題就是「反歧視」,例如反對使用川普說的「中國肺炎」來稱呼。林書豪因此被很多台灣人大罵「親中」,我們認為這是由於人們對美國政治的理解太少。
  
事實上,一般美國人可不像台灣人一樣知道中國的威脅是什麼,對他們來說,也沒有「對抗中國」的急迫性。然而,許多美國保守派人士(尤其白人至上論者),對少數族裔比較不友善,整個結構性的不平等也仍然存在。而許多自由派(liberal/progressive)價值觀的人們,為了減少歧視的現象,往往會比較要求「政治正確」,避免歧視用詞。在疫情期間有時就會主張要避免攻擊中國,他們的目的是要減少對「亞洲人」的歧視。林書豪的觀點就是其中的代表,而且不要忘記他是在加州這樣子自由派大本營長大的。反歧視是美國政治和社會的特別脈絡。他們反對攻擊中國不是出於國安和地緣政治上的理由,而是出於自身成長經驗。
  
我們要再次強調,台灣的人們在資訊接收方面,總是很難避免掉中國因素,更複雜的是,現在各種中國大外宣和「資訊戰」之下,我們看美國的方式也常常會受到中國方面訊息傳播的影響。中共官媒或者中國支持者的論述方式往往是把攻擊中共直接等同於攻擊中國人、亞洲人,然後叫大家不要歧視、不要「辱華」,而的確有些天真的美國人相信了中共的大外宣這套。(現在的大外宣則是刻意把美國的族群不平等問題拿來攻擊民主政治,試圖用「一樣爛」來掩蓋極權國家侵害人權的事實。)
  
然而,在美國訴求平權、反歧視,和所謂的親中與反中,根本沒有任何關聯。在美國的人們呼籲反歧視絕對是應該做的事,我們也必須要加入或者聲援這些反歧視的訴求。即使是覺得種族歧視問題離自己很遠的人們,也有必要去區分美國人的論述是在講什麼,以及要更加理解美國政治的走向。
  
台灣議題目前仍然是兩大黨共同支持的議題,這點可從幾個台灣相關法案都獲得壓倒性支持而通過來看。然而,當美國政界菁英們因為族群平等這樣的深層問題而激化對立的時候,我們更需要小心平衡意見的表達,避免被歸類到「種族主義者」那一邊。
   
   
✨ 支持獨立內容,贊助觀測站:https://pse.is/MG557
   
   
【 收聽 】
➤ SoundOn:https://pse.is/QSLXX
➤ Spotify:https://pse.is/RCQ2K
➤ Apple:https://pse.is/R2RXV
➤ Youtube:http://yt1.piee.pw/S43FG

《州警夫人克萊兒》華盛頓生活
2020年6月15日
熱度指數:860
按讚數:561
留言數:113

二○二○年六月十二日 美國殺警日
National Kill A Cop Day, June 12th, 2020

州警大人十歲生日的時候,他阿姨送了一部州警大人夢寐以求的腳踏車給他。興奮的小州警大人迫不及待到街上試車。正當小州警大人搖搖晃晃騎上車時,一個比他大約三四歲的男孩停下腳步,走向州警大人說:「哇,好酷!我可以借騎一下嗎?」善良的小州警大人不疑有他,遞出腳踏車把手,大方與陌生小孩分享自己的玩具。沒想到,男孩迅速跳上腳踏車,頭也不回的騎走。

天真的小州警大人繼續在原地等了半個小時,認為男孩一定會騎著腳踏車回來。眼看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小州警大人這才發現自己被騙,著急的他眼淚撲簌簌流下來。之後報了警,警方態度並不積極,明白告訴州警大人他的腳踏車是找不回來了。「怎麼會這樣呢?」小州警大人想不透,自己只是好心分享玩具,卻好心沒好報。他也決定,長大如果有能力幫助別人,他一定會盡力做到最好。

/
長大後的州警大人正是抱持這種熱忱加入州警局,他勤抓酒駕,堅持把酒駕駕駛送入看守所,因為他知道酒駕造成多少民眾家破人亡。不論雨天、雪天、大熱天,他蹲跪在地上幫民眾換輪胎,毫無怨言。有人的車沒油了,身上沒錢付錢加油,沒關係,他自掏腰包幫忙付油資。遊民肚子餓乞討時,他去餐廳買食物讓遊民果腹。處理家暴事件時,為了安撫受到驚嚇的小朋友,他帶著他們去買冰淇淋、糖果。

處理重大機車騎士車禍時,他在封閉的道路上撿拾他們散落四處的屍塊。有時候為了救回重傷騎士的四肢,他雙手捧著被壓斷的殘肢等待呼嘯而來的救護車。看到濫用毒品的人無數次吸食過量毒品時,他迅速施打納洛酮 (Narcan) 將人救回。有人想自殺時,他要當充當心理諮商師,當救不回人時,他總是偷偷自責好幾天。碰上死亡案件,他要親自登門告訴民眾他們心愛的人過世了,看著他們傷心哭泣,卻什麼也做不了。

但是,最讓他心痛又恐懼的,是看到脆弱的車輛被幾乎輾爛時,卡在車後座的是只有兩三歲的小小孩,而他們的父母因為酒醉或吸毒呆坐在前座,眼神茫然到連發生什麼事都不知道。每當這種事發生,他真的好想不顧一切痛揍這些不負責任的父母,但他硬是壓抑自己的怒氣,要他們不要害怕,告訴他們一切都會沒事。

/
像州警大人這樣的警察不是只有他一個。這些員警每天戰戰兢兢披上制服,為的就是幫助民眾共同打造更安全的家園。他們不顧自身安危,將街上的罪犯、謀殺犯、強盜犯、強暴犯、戀童癖一個個掃蕩殆盡。但這麼做換來的是什麼呢?

2020年6月12日這一天居然被定為美國的殺警日。12日當天,州警局收到情報,暴民將這天訂為殺警日,打算上街找警察麻煩。州警局下令要自家鎮暴組員能夠隨時待命。然而,就算接收到殺警威脅,州警局依舊屈服在州長的要求下,對員警耳提面命,只有在生命受到威脅,才能使用催淚瓦斯。

/
讓情況雪上加霜的是,6月12日,美國新聞頭條報導《27歲黑人得來速睡著卻遭警開槍奪命》,這麼聳動的標題,一看就讓人群情激憤。睡覺怎麼會被警察開槍?但我們仔細看看警方公布的錄影畫面。亞特蘭大警方獲報速食店的得來速車道被擋住,因為 Rayshard Brooks 在車上睡著。警察到場對 Brooks 進行酒測,他酒測沒過卻拒捕,警方試圖使用電擊槍制伏嫌犯,卻被 Brooks 搶走並使用電擊槍攻擊員警,因此遭到警察開槍擊斃。

6月13日亞特蘭大警察局長火速宣布辭職,警察局發言人也在隔日宣布,開槍員警已遭革職。平心而論,這次事件警方該全權負責嗎?首先,警方是回應民眾的通報,並非隨意上街找非裔民眾麻煩,而 Rayshard Brooks 酒駕在先,之後又拒捕並攻擊員警。若員警放任 Rayshard Brooks 逃跑,而他之後使用電擊槍攻擊無辜民眾,警方是不是必須對受傷民眾負起全責?

Rayshard Brooks 並非無辜的一方,若他不拒捕也不攻擊警方,就不會有後續狀況發生。而亞特蘭大警方處理方式也絕非完美,當嫌犯搶走電擊槍,而員警生命並沒有受到威脅時,警察應該使用催淚彈試圖制伏嫌犯,並呼叫支援警力,或請求警犬小組的組員協助追緝。不過,當時狀況混亂,在那幾秒鐘的時間裡,員警也有可能自認自身安危受到威脅,因而拔槍射擊。

警民雙方對這起憾事皆責無旁貸,不過,這件事一曝光,加上媒體的推波助瀾,亞特蘭大民眾在十三日湧上街頭抗議,逾百民眾二度放火燒事發的溫蒂漢堡和附近車輛洩憤,並堵住高速公路示威要求起訴涉案警察。在政風處及司法機構的調查尚未出爐前,媒體及政界就開始對這位員警進行撲天蓋地的追殺,看到這樣的畫面,克萊兒真的不知道,以後究竟還有沒有警察敢取締非裔嫌疑犯?

/
最讓克萊兒覺得不解的是,就因為我寫文章為警察平反,就因為我同時支持 #blacklivesmatter 和 #bluelivesmatter,批評聲浪便不斷湧入,評論我並非真心支持黑人的命也是命。我不懂,為什麼每一個支持 BLM 活動的人,就必須對他們的一切訴求全盤接受?就因為我不願意對前科累累的前科犯歌功頌德?就因為我指出 Rayshard Brooks 犯法在先的事實?還是因為我起身支持辛苦工作的警察?我就喪失支持種族平權的權利?

我真的很想知道,BLM 協會是有頒發金色證書給這些人嗎?還是因為在 Netflix 上看了幾部紀錄片,或者身邊有一兩個黑人朋友,就可以自稱 BLM 的專家?我必須承認,看了無數紀錄片,上網搜尋資料、與黑人朋友聊過之後,我還是無法瞭解身為非裔美國人的感受,也無法道盡美國種族衝突的血淚。但是,就連黑人社群對 BLM 運動都持有不同的意見,為什麼每一個支持 BLM 的人都一定要支持完全相同的訴求?

/
克萊兒認識一些從小就在黑人貧民區長大的黑人朋友,他們雖然支持 BLM 運動,卻沒有特別熱衷。在貧困的環境下,他們坦言從小就在左鄰右舍的影響下學會兩件事:一、ACAB,二、票投給民主黨。ACAB是 All Cops Are Bastards.(所有警察都是渾蛋)的縮寫。所以即使平常沒什麼和警察互動的機會,他們只要看到警察經過,就本能的想嗆聲。

貧民區還有一個特殊的潛規則,就是「no-snitch culture」,意思是「不(向警察)打小報告」。由於這些社區的居民普遍不信任警察,對警察懷有敵意。當警察到社區辦案,想找證人問線索時,社區裡不會有人願意對警察說話,也不會透漏重要資訊,就算有助於找到兇手也一樣。

執法人員長期對於貧民區的忽視、以及不時傳出警察濫用暴力的新聞導致非裔對警察的不信任。痛恨警察並非他們的錯,只是他們在街頭的生存之道。然而,非裔對執法人員的不信任加深雙方的嫌隙,而非裔族群的敵意也加重執法人員對他們社區的誤解。兩方關係就這樣陷入膠著的惡性循環。

/
仇視警察的聲浪一波接一波,現在甚至連卡通《汪汪隊立大功》(PAW Patrol) 都被要求停播,因為當中的警察太能幹又完美,是對警察的美化。官方 Twitter 被留言攻擊,指當中的警犬角色「應該被安樂死」。這究竟是不是矯枉過正,大家可以自行判斷。當然,我不支持《亂世佳人》被下架,原因是片中刻畫著「種族歧視」。沒錯,蓄黑奴是美國歷史上血跡斑斑的一頁,這在當年是錯誤的,現在也是錯誤的,但黑人遭遇的不人道待遇在歷史上真真切切發生過,怎麼能掩飾太平?畢竟我們都聽過 George Santayana 的名言:「無法記取歷史教訓的人,勢必會重蹈覆轍。」

根據這種標準,再過不久,我們連經典名著/電影《根》、《湯姆叔叔的小屋》、《辛德勒的名單》、《蘇菲亞的選擇》都看不到了。而且好萊塢的警匪動作片應該要通通下架,因為《終極警探》和《絕地戰警》這種電影簡直就在鼓吹並美化警察暴力嘛!

/
支持黑人平權及弱勢族群的平等是我們這個世代必須共同奮鬥的目標,也是克萊兒一生的理想,但種族平權並非是專屬於某一群人的專利。我不希望這個理想建立在一個政治正確的粉紅泡泡上。這個理想應該融入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而不是被政客當成政治操作的手段一步步撕裂美國。

有人質疑,認為克萊兒專頁上的文章幾乎都在為警察發聲,怎麼還敢自認是BLM的支持者?這答案很簡單,和大多數 BLM 民運人士的看法不同,我認為 #blacklivesmatter 和 #bluelivesmatter 絕對是可以並存的。只不過,在這段時間內,各大城都有成千上萬民眾為非裔美國人走上街頭,可是卻沒有人敢公開表達對執法人員的支持。就連警察傷亡的消息傳出,主流媒體及政治領袖也大都噤聲不願譴責加害者。彷彿只要聲援警察、或對警察表達任何同情,就是公然反對黑人平權。但這是不公平的,我知道美國有一群警察正默默盡忠職守,不求回報。對這群人民保母表達感謝不應該成為全民公敵。

/
州警大人在星期六凌晨兩點回家,我們點了麥當勞外送,坐在沙發上談心。「我今天寫信給州長、西雅圖市長、還有我們的議員。我不懂,前一陣子因為 Covid-19 肆虐,大家都搶著感謝警察的付出,稱讚警察做的很好,怎麼才過不久,警察就變成無惡不作的壞蛋?美國怎麼會變這樣呢?」州警大人卸下一身裝備,牽著克萊兒的手說。

州警大人的神情,讓克萊兒彷彿看到那個腳踏車被偷的十歲男孩,真心不懂他的付出怎麼會換來其他人的仇視。正因如此,克萊兒深信,當我們在為少數族群發聲時,依然可以對守護在我們身邊的執法人員表達感謝。如同州警大人在信中說的:「我們要的不是支持,而是一點點的尊重。」

《州警夫人FUN英文》
Peace cannot be achieved through violence, it can only be attained through understanding.
和平無法透過暴力達成,只能經由互相理解才能獲得。
-- Ralph Waldo Emerson 瑞夫.華多.愛默生

嚐試調酒 Cocktail Home
嚐試調酒 Cocktail Home
2020年3月3日
熱度指數:2050
說讚數:2041
留言數:9

#酒科學 👈更多酒類知識
林肯總統的名言「所有人生來都是平等的」

奴隸制早已成為歷史,但平等呢?現今仍無法擺脫種族歧視,或許未來我們該努力的是如何學會愛人。

南非總統曼德拉說過「沒有人生來就仇恨他人,無論是因為對方的膚色、背景,還是所信仰的宗教。人們的仇恨是學來的。如果人們可以學習仇恨,那麼,他們也可以被教導去愛,因為愛更自然反映人心」
.

#禁止酒駕
#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未滿十八歲請勿飲酒🔞